美团市值破千亿美元 王兴重新出发

电商界首页    新零售    美团市值破千亿美元 王兴重新出发

互联网产业从来不缺少故事,但是缺少将故事变成现实的企业家,这是马云、王兴等大佬与贾跃亭之流最大的区别。

 

5年前,当王兴表示要将美团打造成一家超1000亿美元市值公司的时候,美团的估值仅为70亿美元。当时国内互联网还是BAT的天下,市值超1000亿美元的企业只有阿里巴巴和腾讯。

 

美团市值破千亿美元 王兴重新出发_O2O_电商报

 

所以没几个人会相信,王兴可以带领美团跻身互联网企业前三。5年之后,王兴实现了这一目标,美团成为了继阿里巴巴和腾讯第三家市值超千亿美元的互联网企业。

 

真金不怕火炼

 

2020年突发的疫情,美团其实是最受打击的企业之一,核心的外卖业务,甚至可以说是“内忧外患”。

 

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刻,餐饮和酒店是最受打击的两个产业,而这两个产业恰恰是美团最主要的两大营收来源。

 

其中各大小餐饮门店的无奈停业以及用户对外卖的需求下降,让美团外卖平台的年活跃商家数量及年交易用户数量在今年一季度分别下滑了10万和190万。这种下滑对之前一直在高歌猛进的美团来说尚属首次。

 

用户数、商户数双双下滑,也就导致了订单量及GMV的下滑。数据显示,一季度美团外卖订单量为13.7亿笔,同比下滑46%;一季度GMV为715亿元,同比下滑5%。

 

如果环比去年四季度,美团外卖各项数据的下滑更加明显。而在这样的“内忧”之下,美团外卖还同时受到“外患”干扰。

 

美团市值破千亿美元 王兴重新出发_O2O_电商报

 

由于餐饮企业在疫情期间无法正常营业,只能寄希望于外卖平台,所以餐饮企业对外卖平台的佣金政策变得敏感起来。自2月份以来,包括重庆、河南、广东在内的多地餐饮协会纷纷发文指责美团平台的佣金政策,要求美团降低佣金。

 

佣金事件的发酵,一度将美团推上了风口浪尖,此后美团不得不和餐饮协会展开谈判,重新调整佣金政策。

 

而除了核心外卖业务的“内忧外患”之外,美团的另一大支柱,到店和酒旅业务也颇受压力。财报显示,作为一季度唯一盈利的业务,美团的到店和酒旅业务营收同比下降31.1%;经营利润同比下降57.3%,利润方面出现了“腰斩”。

 

两大核心业务的遭受打击,让美团交出了一份相对而言没那么出彩的一季度报。167.5亿元的营收同比下降12.6%,刚刚持续3个季度的盈利,也转为了亏损。

 

在阿里、腾讯、京东、拼多多、网易等一众仍然取得营收正向增长的互联网企业中,美团是唯一营收为负的企业,这也说明美团是受到疫情影响最严重的企业之一。

 

但正所谓真金不怕火炼,美团并没有在挫折面前倒下。167.5亿元的营收超出155.89亿元的市场预期,2.163亿元的净亏损同比去年收窄79.4%,也远低于市场预期。

 

美团市值破千亿美元 王兴重新出发_O2O_电商报

 

所以尽管相对而言美团的这份财报不够出彩,但发布之后立马就让美团的股价出现了大涨。5月26日,美团发布财报的第一天,股价大涨10.41%,报收138.9港元,总市值达到8047亿港元(约1038亿美元),美团成为继阿里、腾讯之后第三个市值超1000亿美元的互联网企业。

 

但是对美团创始人王兴来说,千亿美元的市值只是一个小目标,在美团重新陷入亏损的时间里,他已经准备重新出发。

 

王兴重新出发

 

10年的时间,王兴将美团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带到了互联网金字塔的位置。这对王兴来说并不容易,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这是值得骄傲的战绩。

 

但越是高光时刻,越是需要清醒的头脑,千亿市值的巅峰,并不意味着王兴和美团可以高枕无忧。

 

首先,从资本市场上来看,美团从上市之初的3989亿港元(当时约483亿美元),到2019年初的跌破3000亿港元,再到强势反弹以致近日的一度突破8000亿港元,其市值冲高的逻辑都与“盈利”息息相关。

 

2019年初的跌破3000亿港元,是因为2018年全年曝出的巨额亏损;而在2019年10月份冲高到5000亿以上,是因为美团的“扭亏为盈”。一直到近期,美团的市值扶摇直上,其内在最大的驱动力都来自于2019年下半年及全年的利润表现。

 

而现如今,尽管美团市值一度冲高到了8000亿港元以上,但事实上的亏损,有可能让美团的股价失去之前那样可以长期支持上涨的内在驱动力。

 

从这个角度出发,王兴需要尽快带领美团摆脱亏损,回到正常的盈利轨道,这样才能长期稳坐互联网前三。

 

美团市值破千亿美元 王兴重新出发_O2O_电商报

 

其次,核心的外卖业务虽然已经摆脱疫情影响,但是因为疫情而暴露出来的平台佣金问题并没有得到完美的解决。佣金的下降会损害美团的盈利能力,上调则会导致平台商家的不满,如果引起全面涨价,还容易遭到消费者的抵抗。

 

一方面是平台对佣金的高度依赖性,一方面是餐饮企业因为疫情而存在的窘迫,还有一方面是骑手在配送过程中的辛劳。在未来的时间里,如何平衡餐饮门店、平台、骑手之间的收益关系,将是王兴面临的一大难题。

 

对此,王兴在财报发布之后的电话会议中,反复强调:为商家提供必要支持将是美团在2020年外卖业务的重中之重,而非短期盈利。

 

这也就意味着,起码在2020年,美团不会通过提升外卖平台的佣金来实现盈利。与此同时,王兴预测认为,美团的酒店预订业务的体量和收入增长在第二季度将继续为负数,甚至在2020年全年都将为负数。

 

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外卖平台、到店及酒旅业务能够提供给美团的动力将会大打折扣,这给王兴领导美团重新实现盈利带来了新的挑战。

 

而除了老业务之外,王兴还表示并不会因为面临短期的业务中断和挑战,而减少针对长期增长的投资。相反,美团将今年将抓住更多的机会来增加投资,以加速需求端和供给端的数字化。

 

其中,共享单车、日用杂货业务、B2B餐饮供应链业务是王兴着重讲到的新业务,这些新业务中,共享单车市场的发展成熟,以及生鲜新零售等旁支业务,也许可以给美团带来新的增长点。不过整体而言,新业务基本处于投入阶段,目前其价值更体现在未来的发展潜力之上。

 

总体而言,无论是在新老业务上,还是在市值的后续增长上,王兴都面临新的挑战。而根据之前王兴给2020年设立的3个“目标”,市值千亿美元已经实现,剩下的千亿元营收,以及万亿元成交额,还在等待王兴去实现。

 

对美团来说,这是一个新的巅峰,而对王兴来说,这却是一个新的开始,千亿美元市值之后,我们且看王兴如何再次将“故事”变为“现实”。

2020年5月29日 01:24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