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觅“良帅”:沃尔玛中国首位女CEO临危受命

电商界首页    跨境电商    八年觅“良帅”:沃尔玛中国首位女CEO临危受命

每过两年换一次帅,似乎已经成了沃尔玛中国的传统。5月8日,新任沃尔玛中国总裁及首席执行官朱晓静走马上任。

 

与此同时,2018年挂帅沃尔玛中国的陈文渊则因个人家庭原因辞任,与其前辈柯俊贤、高福澜一样,陈文渊刚好在总裁及首席执行官的位置上呆了两年。

 

八年觅“良帅”:沃尔玛中国首位女CEO临危受命_零售_电商报

 

2012年-2020年的时间里,沃尔玛中国总裁及首席执行官的位置已经四易其主,背后正是沃尔玛中国从冲上巅峰到缓缓回落的转变,也是外资商超在国内从广受追捧到逐渐跌落神坛的转变。

 

外资商超跌落神坛

 

1996年,沃尔玛进入中国,在深圳开设了首家购物广场和山姆会员店,从此开始了在中国的黄金发展期。

 

彼时,大卖场在中国仍然是新鲜事物,沃尔玛、家乐福、麦德龙等外资零售企业一旦入驻,立刻成为了中国零售行业的领头羊,其中尤其以“天天平价”而为人称道的沃尔玛最受欢迎。

 

毫不客气的说,在沃尔玛、家乐福、麦德龙入驻中国的初期,就是中国本土零售业被“教做人”的时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国内一个生活区甚至是一个城市,都以引入沃尔玛大卖场为荣。

 

然而经过多年的黄金发展时期后,沃尔玛逐渐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这从沃尔玛每年在中国的新店开张数量可以看出来。

 

2009年,沃尔玛中国一年新开门店超50家,此后在2010年、2011 年保持了超40家的新店开张速度,其门店数量在短短3年的时间里翻了一番,从2008年的120余家飙升到2011年的267家。

 

但2012年、2013年,沃尔玛的新店只开张了30家,增速已经有明显的放缓,而且2012年已经出现了少量门店的关闭。

 

八年觅“良帅”:沃尔玛中国首位女CEO临危受命_零售_电商报

 

2014年,沃尔玛正式迎来发展的分水岭,当年新店只开张25家,同时关闭了16家大卖场门店。

 

这是沃尔玛入驻中国以来首次关闭大批门店,对沃尔玛的震动不可谓不大,此后沃尔玛在2015年作出了调整,当年开出23家新店的同时只关闭了一家门店。

 

然而好景不长,2016年沃尔玛开出24家新店的同时关闭了13家门店;2017年沃尔玛开27家新店的同时关闭了24家门店;2018年开店21家,关店为21家。

 

2019年形势继续恶化,沃尔玛去年只开出12家门店,却关了16家门店,关闭门店数量首次超过新开门店。

 

这也许是为什么,尽管陈文渊带领沃尔玛在2019年第三季度取得了在中国市场五年来最好的业绩,但依然要被换下的原因。

 

而沃尔玛为代表的外资商超逐渐跌落神坛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主要的有两个:一是中国电商产业的发达对传统零售业产生了巨大冲击;二是永辉超市、华润万家等中国本土商超开始逐渐崛起,外资商超竞争力已经下降。

 

特别是在电商催动之下兴起的新零售模式,使得沃尔玛等外资商超的运营理念、管理方式、供应链基础等各方面都开始略显陈旧。

 

局势的转变触发了行业的重新洗牌,原先引领时代的外资商超开始因为跟不上时代而逐渐被淘汰。

 

随着家乐福、麦德龙纷纷被国内资本收购,沃尔玛成为了外资商超中仍在试图东山再起的“独苗”。

 

第一位本土女CEO

 

没有意识到中国市场的迅速变化,没有及时作出改变,是沃尔玛等外资商超节节败退的主要原因。所以从2014年起,每一任沃尔玛首席执行官的上任,首要任务都是改变沃尔玛逐渐衰退的现状,并争取跟上新的潮流和趋势。

 

八年觅“良帅”:沃尔玛中国首位女CEO临危受命_零售_电商报

 

作为新加坡人的陈文渊,其实做的还算不错。数据显示,沃尔玛中国在2019年实现了全渠道线上线下销售规模的三位数增长。

 

陈文渊还推动了沃尔玛与京东到家的合作及O2O业务的发展。这被认为是沃尔玛从传统零售向新零售业态的关键转变。

 

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沃尔玛总销售额增长6.3%,可比销售额增长3.7%。由于鲜食和全渠道销售增长的驱动,山姆会员商店的销售额达到两位数可比增长。

 

只不过,6.3%的销售额增长并不足以让沃尔玛中国摆脱当前的窘境,与京东到家的合作也并未展现出足够的效益,再加上门店关闭数量已经超过新店开张数量,陈文渊的工作应该很难让沃尔玛总部满意。

 

而纵观沃尔玛这些年的换帅之路可以发现,从高福澜到柯俊贤再到Dirk VanDen Berghe的短暂兼任,沃尔玛的这几任CEO基本是海外背景的高管;而从陈文渊到今日的朱晓静,沃尔玛越来越倾向于选择对中国及中国文化更加了解的高管。

 

所以相对于首位女性CEO,朱晓静作为中国本土人士出任CEO,其意义更加重大。

 

据了解,朱晓静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在大型跨国企业服务,在加入沃尔玛之前就已经身居恒天然大中华区总裁高位,而且其工作获得了极高的评价。

 

八年觅“良帅”:沃尔玛中国首位女CEO临危受命_零售_电商报

 

朱晓静在大型跨国企业服务的经验,将加强沃尔玛中国与沃尔玛国际总部之间的沟通效率;而她对中国本土文化及市场的了解,将对沃尔玛中国针对市场变化作出灵活应对有帮助。

 

朱晓静的上任也意味着,早年一直在教中国本土零售业“做人”的沃尔玛,此时开始转变,准备用加强中国本土化的方式,来跟上市场的脚步。

 

值得一提的是,这不是沃尔玛第一次采用中国本土人士作“掌舵人”,陈耀昌曾于2006年-2011年担任沃尔玛中国总裁,并一度带领沃尔玛进行了强势扩张。

 

不过,陈耀昌治下的沃尔玛也出现过食品安全问题,并一度给沃尔玛带来危机。也许这也是为什么此后在长达八年的时间里,沃尔玛一直没有选择中国本土人士担任CEO的原因之一。

 

所以无论朱晓静本身的履历及个人能力与沃尔玛多么契合,沃尔玛此次换帅都需要巨大的勇气。而对朱晓静本人来说,这一次临危受命,也需要勇气。

 

临危受命

 

当前的沃尔玛中国,一方面面临传统商超模式向新零售模式的转型;另一方面还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形势。

 

从中国零售市场的变化趋势来看,线上、线下相互结合的新零售模式已经是大势所趋。作为传统商超的沃尔玛,如何在线上零售毫无优势的情况下找准切入点,转型新零售,将是朱晓静首先要思考的问题。

 

八年觅“良帅”:沃尔玛中国首位女CEO临危受命_零售_电商报

 

另一方面,相对于二十几年前沃尔玛进入中国市场所向披靡,如今的国内零售市场已经群雄并起,家乐福、麦德龙这些老对手在获得国内资本支持之后不容小觑,特别是归入苏宁的家乐福,已经喊出了要几年之内超越沃尔玛的口号;以及华润万家、永辉超市这些本土崛起的大型零售企业,往往拥有比沃尔玛更强的国民度;还有盒马鲜生、永辉超级物种等新零售代表,正引领整个零售产业的变革。

 

最后,由于早年间沃尔玛入驻中国曾享受更加优惠的场地租赁政策,如今二十多年过去,这些租约陆续到期,这将给沃尔玛部分门店造成更大的运营压力。恰逢转型关键时期,部分门店的关闭似乎难以避免,如何在新店开张及老店关闭之间取得平衡,这也是沃尔玛面临的一大难点。

 

综上,想要带沃尔玛重回巅峰,朱晓静要做的事情有太多。

 

辗转八年,朱晓静到底是不是沃尔玛中国觅得的“良帅”?她到底能否打破二年换帅的“魔咒”?我们期待朱晓静用实力去打破悬念。

2020年5月11日 17:22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