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源果汁“剧终”

电商界首页    产业互联网    汇源果汁“剧终”

汇源果汁终究还是未能躲过退市这一劫。

在2月14日当晚,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公司接到联交所发出的函件,由于公司证券买卖自2018年4月3日停止交易,但无法于2020年1月31日前履行复牌条件,并在联交所恢复证券买卖。联交所上市委员会根据上市规则,决定自2020年3月2日上午9时起正式取消汇源果汁的上市地位。

此前,在2018年3月29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公司向关联方北京汇源饮料提供了42.82亿元的短期贷款,以便北京汇源饮料应付临时营运资金需要或还债。

但其在进行此项贷款时并没有进行申报、公告以及得到独立股东批准,违反了港交所上市规则中的相关规定,因此被宣布停牌至今。

2月14日情人节是个甜蜜的日子,对汇源果汁来说却注定充满苦涩。

创始人成为“老赖”,父女携手辞职

作为汇源果汁的创始人,估计朱新礼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在67岁的时候成为“老赖”。

根据此前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披露,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曾于2019年9月20日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查封、扣押、冻结中国德源资本(香港)有限公司持有的股权、银行存款及其他价值共计人民币41.03亿元财产。

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该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并作出裁定,查封、扣押、冻结被申请人德源资本的财产,限额41.03亿元,其中冻结银行存款的期限为一年,查封动产的期限为两年,查封不动产、冻结其他财产权的期限为三年。

该裁定书显示,德源资本的有权代表人即为朱新礼。

此外,新芽NewSeed(ID:pelink)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现,朱新礼自2019年以来,已经四次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以及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其中,最近的一次为去年10月16日由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并在12月2日发布限制消费令,限制朱新礼乘坐飞机、高铁、购买不动产、旅游度假、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等。原因是在与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的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中,未在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

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朱新礼持有的北京汇源集团、北京正和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承德木兰公社股权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均被冻结。

就在汇源果汁发布退市公告前两天,作为创始人的朱新礼及其女儿刚刚宣布退出公司董事会。

根据2月12日晚汇源果汁公告,朱新礼已辞任公司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授权代表及策略及发展委员会主席;朱圣琴(朱新礼之女)已辞任执行董事;王巍已辞任独立非执行董事及本公司财务管理及审核委员会成员。

公告显示,在朱新礼辞任董事局主席后,公司执行董事鞠新艳获委任为新一任董事会主席,自2020年2月12日生效。

对于朱新礼父女退出董事会的原因,公告称,朱新礼辞任是为投入更多时间处理其他事务,辞任集团职务后,朱新礼及朱圣琴将仍为集团若干附属公司的董事。

显然,面对重重困境,朱新礼似乎已经无力回天。

负债百亿,汇源跌落神坛

时间回到上世纪90年代,在“下海经商”浪潮兴起之后,朱新礼放弃了村干部这一“铁饭碗”,选择创业,主动承包了一个负债1000多万元、3年没发工资的罐头厂。

1992年,汇源果汁的前身山东淄博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当时工人吃饭的钱都没有,去银行贷款更是困难,因为人家看不起你,不信任你。我们就用补偿贸易的方法,买外国人的设备,加工产品卖给外国人,去挣外国人的钱。”朱新礼曾回忆道。

1993年,工厂的第一批浓缩苹果汁生产出来,朱新礼只身一人带着样品,去德国参加食品展。由于没有充足经费,请不起翻译的朱新礼只能能请朋友找来在德留学生客串,为了尽可能地节省开销,他还在宾馆用山东煎饼充饥。

好在朱新礼的努力没有白费,一举拿下了500万美元的订单。此后,汇源浓缩果汁相继出口到30多个国家和地区。汇源集团也在北京建设了新厂房,斥巨资引进了15条国际领先的生产线。

1996年,汇源集团更是以7000万元的价格中标1997年央视《新闻联播》5秒标版广告权,靠着“天价广告”成功打响了品牌在全国范围内的知名度。

随后的汇源开启了扩大布局的道路,与德隆集团在2000年共同组建了合资公司——北京汇源,并收购了26个大型果汁生产基地。在德隆集团遭遇资金链危机时,朱新礼果断对赌,让北京汇源从危机中脱身。

在2005年,汇源又与统一集团共同组建“中国汇源果汁控股”,借此充实了资金链,完善了营销网络。2007年,汇源果汁在港交所成功上市,上市当日股价大涨66%,成为当年港股最大IPO。

上市之后的汇源果汁却陷入了“卖国”的争议之中。2008年9月,可口可乐179.2亿港元收购失败,汇源果汁失去了朱新礼口中“成为千亿级公司”的机会,同时也因为销售体系被砍而大伤元气。

尽管从2009年到2016年,汇源果汁营收规模从28.5亿元上升至57.6亿元,但在这八年的时间里,汇源果汁有7年的扣非净利润都处于亏损状态,其中2014年、2015年出现连续两年亏损。

此外,根据汇源果汁2017年中报显示,其总负债已超110亿,年利息支出占净利润的比重已高达400%,高企的利息支出迅速恶化了其盈利能力。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被停牌,汇源果汁2017、2018年业绩、2019年中期业绩至今均未披露,财务状况究竟如何不得而知。

根据网信官微在去年8月28日公布的《逾期企业及相关各方名单》,汇源旗下的汇源生态产业钟祥发展有限公司、伊春汇源国际会展有限公司、本溪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北京汇源康民有机农业有限公司、北京万盟汇达商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等5家公司本息逾期金额为1.46亿元。

去年9月底,根据先锋集团旗下P2P平台工场微金的公告显示,朱新礼实际控制的四家公司因无法偿还418.5万元的欠款,拟以汇源果汁系列产品等抵债。汇源果汁的债务危机十分严峻。

两次卖身未果,“国民果汁”何去何从?

提及今天汇源遇到的困境,朱新礼曾多次公开表示,如果当初汇源成功被可口可乐收购,今天的局面也许就不一样了。

2008年9月,可口可乐宣布以总价约179.2亿港元收购汇源果汁所有股份。为了成功“卖身”,朱新礼开始大幅削减销售人员。然而,2009年3月,商务部依据《反垄断法》叫停收购案。这给汇源带来了极大的冲击。也是从那时起,汇源业绩持续走低。

此外,在停牌期间,汇源还更大胆的试图与天地壹号联姻。去年4月26日,汇源果汁宣布与天地壹号成立合资公司。根据公布的框架协议,天地壹号等以现金方式向潜在合资公司出资人民币36亿元,占股60%;汇源果汁则以资产出资方式出资24亿元,其中包括汇源果汁的商标。

但次合作3个月后便宣告失败。去年7月16日晚,汇源果汁与天地壹号同时发布公告,宣布双方成立合资公司的计划终止。

把失败归结于巨头失败的收购,理由太过于单一,但在资本操作上,朱新礼十分“激进”。两次卖身未果,直接导致汇源深陷泥潭。

另一边,朱新礼引入职业经理人失败,汇源的人事动荡频繁。据澎湃新闻2019年2月的报道,汇源果汁在一个月内接连有6名高管辞职,其中行政总裁吴晓鹏在位半年多就宣布请辞。2019年10月,汇源果汁再添一名高管离职。

此次朱新礼父女携手退出公司董事会,可谓是是无奈之举,但对汇源果汁来说或也存在积极意义。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朱新礼的此次辞职或是在为资本进入铺路。“不排除资本进入的可能,还是有很多企业及投资商看好汇源果汁的,而汇源果汁也需要一笔钱来解决债务问题。”

结语

据尼尔森零售跟踪调查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软饮料行业整体销售额增长9.0%,果汁行业销售额同比增长1.2%。果汁行业增速要低于整体饮料行业。细分果汁行业究其原因,拖后腿的是低浓度果汁(果汁含量0-25%)销售额同比降低7.4%。而高浓度果汁(果汁含量100%)和中浓度果汁(26%-99%)分别同比增长27.1%和11.3%。

在有14亿人口之多的中国,果蔬汁是2000亿的消费市场。味全、康师傅等国内外品牌竞争激烈的同时,消费升级刺激下NFC果汁被越来越多的消费者选择。更不要说,近两年动作频频的奶茶和咖啡搅动着饮品市场。

然而汇源在各家争夺市场的关键时期将重心放在激进的资本运作上,主营业务上不上心,还去参与中石化销售公司混改。汇源品牌更是面临老旧、品质认知感不高等问题。

“有汇源才叫过年”,作为曾经民族企业的代表之一,如今在商超饮料货架中已经越来越少见汇源果汁的身影。

对于汇源果汁来说,这一次,恐怕终局真的要来了。

2020年2月18日 02:07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