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IDG能否逃脱“大基金病”的困扰

21世纪经济报道 赵娜 2016/4/16 14:40:09

从2013年到2015年,IDG资本培养的年轻合伙人张震、高翔、李丰相继离职创办新的品牌。

“坦率地说,大家在投资理念上确实有不同,但并不像外界说的我们吵了架、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中国市场那么大、市场上的资金也越来越多,大家只是基于市场做出了不同的选择。”IDG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成立23年来,IDG共投资了450多家企业,其中有100余家IDG通过上市或并购的方式退出;近10年来,其投资的项目里,超过45家成功退出,尚未上市或并购的公司中有超过25家估值超过10亿美元。

当然,IDG并非无往不胜。熊晓鸽告诉记者,IDG投资失败的项目数量为几十家。

“我们也非常愿意来跟大家分享这些失败的案例,通过这些失败案例,创业者可以看到一些公司为什么失败,从而避免犯同样的低级错误、少走弯路。这个可能是我们所谓的老牌投资机构给大家带来的最大的价值。”熊晓鸽说。

老革命碰到新问题

过去两年,大量的资金供给和大量初创投资机构的出现,很多投资机构降低项目判断标准,创业项目估值过高,很多投资机构开始不按常理出牌。

“有一段时间我们觉得这个市场就是‘乱拳打死老师傅’。”熊晓鸽调侃。

主流投资机构开始面对抉择:投资过快、尽调时间过短、投资决策过快的情况下:投,则投资后管理起来就可能遇到更多问题;不投,则可能面对错失好案子的可能。

对于老牌公司来说,市场上的资金多、投资基金多、创业者也多。很多创业者认为以更高的估值获得更多的投资是最重要的,带来是部分投资机构对项目的判断标准降低、创业项目估值过高。

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2015年下半年,VC阶段的项目估值开始出现回调。

“股市的冬天永远是投资人的春天。现在挺好,大家心态好了,野蛮的钱少了,投资也更理性了。”熊晓鸽说。

经历了几轮经济周期的熊晓鸽,坚持“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一切事情都要从本质出发,尊重原本的内在规律。

“和其他所有机构一样,我们也在成长改变的过程中,也在尝试各种创新。同时我们会坚持贯彻经过验证了的好的体制。”熊晓鸽回应,IDG资本这些年形成的人才培养机制仍在有效运转,这两年,更多的优秀年轻投资人冒了出来。

“美国的VC中,一位投资人找到项目就一直盯到底了。与美国VC的个人英雄主义不同,我们强调IDG资本一定是集体的团队。”他强调,IDG资本内部一直坚持民主、团队作战的合伙人制。


投资之外

投资机构的工作是投资,还会涉及到两个很重要的事:融资和退出。

IDG资本成立的前12年中,IDG集团公司(InternationalDataGroup,美国国际数据集团)一直是IDG资本的唯一出资人。

基金主要投资人的偏好,也影响着IDG资本的投资偏好,2005年之前,IDG资本的投资项目主要集中在IDG所看好的媒体、互联网领域。

2005年,IDG资本的关注阶段从早期扩展到早期和成长期投资,与美国投资基金Accel陆续合作成立了多只IDG Accel中国成长基金。

2012年,IDG资本成立了总额为36亿元的人民币基金,全国社保基金作为最大的出资人投资12亿元。国科、北京国资中心、中关村引导基金、海淀引导基金、国开金融,以及四只异地地方引导基金出现在出资人名单。

近年来,创新创业的潮起和市场资金的增多,为中国市场的VC投资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与机会同在的自然是更多风险。

“VC在投资时,就要考虑怎么退出、怎么赚钱,但现阶段这变得越来越不清楚。”熊晓鸽感慨,对于很多VC来说,最大的挑战并不在于对技术的判断,而是退出路径的选择。

2016年,IDG资本的被投项目将有超过5家企业登陆资本市场,也将有更多的企业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实现退出。

2016年1月,万达集团宣布以不超过35亿美元现金(约230亿元人民币)收购美国传奇影业公司;而在5年前,IDG资本曾向传奇影业投资。

“当时他们给我看了一部电影,之后我立刻就投了8500万美元。这部电影我没有看懂,但是一看就知道是天才干的活,这部电影就是《盗梦空间》。”熊晓鸽此前表示。

熊晓鸽投资传奇影业时,曾表达希望其能拍中国故事的电影——用好莱坞的大制作来拍中国的故事片,这是最令他高兴的。

2015年3月,奇幻与魔幻类型的3D动作片《长城》开拍,出品方即是传奇影业。这部电影将于2016年9月30日于瑞典率先上映,预计2016年11月23日在全球范围内发行。


2016三大重点

暴风影音的拆V回归一度是市场的样板,作为“妖股”暴风背后的投资人,IDG资本对暴风影音还有更深的情感——IDG资本从2006年开始投资暴风,在每一轮都予以了支持,更是在暴风决定回国上市之时,毅然同意美元基金退出,并用其管理的人民币基金跟进投资。

IDG资本首期人民币基金投资了30多个项目,除了一个“要把价格调低一点”外,其他“无一失手”:被投项目中暴风科技、宝钢包装和天创时尚已经上市,另有至少三个项目有望年内于中国境内资本市场上市。

据了解,IDG资本已经启动新一期人民币基金的募集。

“IDG资本的人民币基金不是简单的做PE投资,而是投资了很多早期项目。有一些传统行业的项目,但企业运用了很多的互联网技术。”熊晓鸽介绍。

在熊晓鸽看来,移动互联网技术仍然是风口,如何把传统行业和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技术进行融合,形成商业模式的改变,这本身就是一种机会。

3月27日,IDG资本发布了其2016年的三大战略方向:人工智能、消费升级、泛娱乐投资。

和之前几年一样,熊晓鸽仍不断为IDG资本的年轻投资人站台,在收到创业者的名片时常直接告诉这类项目团队里谁看的比较多,更多的时间用在趋势的把握。

熊晓鸽说,中国乒乓球队是IDG资本的榜样。

“有不少中国球员离开中国乒乓球队去国外打球,而中国乒乓球仍然长期处于领先地位。我们的结论是,要保证长盛不衰,第一,要坚持学习,在市场发生变化时及时作出调整;第二,要提高多样化,包括LP结构和基金打法的多样化;第三,要有可持续的人才培养机制。”


人们为何“做空IDG”?

文/林坤

最近,IDG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频繁出席公开活动,或与最近出现的诸多做空IDG的声音有关,而在此时,IDG资本新一期的人民币基金募集也进入攻坚阶段。业内人士透露,募资过程或并不如期。

在诸多质疑声中,团队稳定性和“大锅饭”的激励机制被诟病最多——2013年-2015年,张震、高翔、李丰、毛丞宇等年轻新锐,相继离职创办新品牌,而最新消息显示,资深合伙人章苏阳也宣布退休。

尽管熊晓鸽强调,IDG希望摆脱个人英雄主义,强调团队协作。但风投行业注定无法摆脱对明星合伙人的依赖。而明星合伙人的流失,不仅意味着LP的流失,项目的出走,更意味着过往业绩对于机构增信的折扣。

现在,IDG团队进行了更新换代,新一波年轻人获得了上位机会,他们能否堪当重任,捍卫IDG过往品牌积累还不得知。而摆在面前的现实问题是,管理资产超过500亿元的IDG能否逃脱“大基金病”的困扰?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