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屏读”摧毁的不仅仅是纸媒,而是人类智慧的源头

虎嗅网 波波夫 2016/4/16 14:15:32

作为全球最大社交网站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在2015年初立下一个誓言,每两周要读一本书。为了督促自己,他还专门在Facebook上设立一个公共页面——A Year of Books,现在2015年眼看就要全部溜走了,小扎的确读完了22本书。


从小扎所列的书目看,口味很杂,但大都是非虚构类作品,既有《权力的终结》这类讨论政府、军队与民众权力转移的政治学专著,也有诸如《创新公司:皮克斯的启示》的商业读物,同时也有很多中国人爱看的《人类简史》,甚至还有大刘写的《三体》,当然这也是小扎本年看过的为数不多的小说类作品。


在Facebook、Twitter、微博、微信统治人类眼球的这几年里,很多人放弃每天固定浏览一份报纸、每周读一本杂志、每月看本书的习惯,阅读的分发者也从传统媒体的编辑转化为社交网络里的亲人、朋友、同事,他们在微博、微信朋友圈里的分发的内容或长或短,大部分都被指间快速地滑过。


的确,基于传统印刷品的深度阅读,正逐步为基于屏幕的浅层阅读所替代,这是一个时代剧变的伴生品。


深度阅读所赋予人类的智力传统,正在消失


然而,书本的世界和屏幕的世界却截然不同,两种不同的阅读介质正在悄悄地改变人类大脑神经回路。这是我最近在看《浅薄:互联网如何度毒化了我们的大脑》一书中得到的启示,这也为身边少数朋友坚持阅读纸书拒绝电子书的成见找到了科学依据。


浏览网页挤占了原本的读书时间、收发短信替代了遣词造句式的传统书写,在网络超链接中的不断跳转让人无法再去深思冥想,经年累月,大脑中原本用来支持旧有智力结构的神经回路逐渐弱化、分崩离析,这些长期闲置不用的神经细胞和神经突触被大脑所收回,将其用在其他更迫切的工作。


孤独宁静、一心一意、全身贯注,这些深度阅读所赋予人类的智力传统,正在消失。


美国科普作家史蒂文.约翰逊曾经做过一个测试,把对电脑使用者和图书阅读者的大脑使用神经活动做了一个对比,结果发现,使用电脑比阅读图书产生了更加剧烈的神经刺激。深度阅读让试验者过滤掉大量分散精力的刺激,保证了大脑额叶平静安宁地发挥解决问题的功能,从而使得深度阅读演化为一种深思。而在使用电脑上网过程中,大脑额叶则较为频繁地被刺激。而心理学早有研究揭示,频频被打断会分散人们的思维,削弱记忆力,引发进展、焦虑。


互联网发展的历史,也是普通人把记忆逐步外包给电脑的过程


理想的状态是,我们既能够在电子邮件、微信、网页之间穿梭自如,同时又能在下班之后临睡前的一两个小时里隐退到深度阅读的丛林里疗伤。但绝少有人能够在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模式中寻找平衡。因为谷歌、百度,这些搜索引擎的貌似无所不能,外事不决问谷歌、内事不决问百度,网上搜一搜,什么都知道了。我们似乎并不需要像以往那样记忆大量的知识。


上网不仅让人们从繁重的记忆中解脱,同时海量信息如泥石流般迸发,也给人脑的工作记忆带来过重负荷,同时还会导致大脑前额叶难以集中精力,进而巩固记忆的过程也无法启动,深层记忆区一直空空荡荡。


由于大脑神经通路可塑,我们上网越多,对大脑适应精力分散状态的训练也就越多,这种训练有助于我们迅速高效地处理信息,但不利于全神贯注。由于对网络的使用导致大脑中保存信息的难度越来越大,人类将被迫越来越依赖于网络上的人工记忆。


而看守互联网人工记忆大门钥匙的,正是谷歌和百度这样的搜索公司。从你使用搜索的状态就会发现,不论百度还是谷歌,搜索引擎公司并不愿意鼓励人们去做从容不迫的深度阅读,更不鼓励沉思,它们所从事的是彻头彻尾让人分心的生意。正是因为,现代人已经为这种搜索便利所吸引、捕获,人类大脑中的深度知识库,就像南极冰川一样,迅速地减少,记诵长篇知识既显得不合时宜,也显得毫无必要。


互联网发展的历史,也是普通人把记忆逐步外包给电脑的过程。美国密苏里大学记忆研究专家Nelson Cowan 曾经做过研究,人脑的记忆是动态的,而电脑的记忆则偏向静态。人脑不会存在电脑那样硬盘被塞满的情况。相反,随着个人记忆内容的不断增加,我们的大脑反而会变得更加灵敏。


而记忆外包的结果,从长期看,将导致人类智力的普遍衰落。基于这一点,人工智能在发展,而人脑在倒退,在某一个时间节点上,人类被自己制造的机器人统治,也并非只是科幻小说里存在的情节。

p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