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韩博士”曾如何玩残一家上市公司

虎嗅 伯通 2015/8/28 19:39:12

8月25日,乐视控股官微发了一条长微博,题为《韩方明任乐视网董事,加速乐视全球化世界级企业进程》。贾跃亭欣然转载,并说“欢迎韩博士加盟!”


这位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的名字,在近年来并不十分醒目。但如果你打开“副部级官员”韩博士的百度百科,一定会对此人印象深刻:从中央到地方,从官场到商场,他至少有十几个同时兼任的职位。此外,韩博士在佛教事务上也有着极深的造诣,与星云大师等共同获得了国际宗教界的认可。


韩博士的“董事”往事


韩博士的专业特长是国际关系和公共政策评估,同时他还是一位时评人,推动过夏令时和国家典礼局等建议。不过越是这样梳理就越奇怪,乐视,一个互联网公司找上外交智库韩博士,只因其“具有显赫的政治背景和社会地位”?众人皆知诸侯好养名士,但即便是“千金买马骨”,这份投入也总是要有回馈机制的啊。


乐视官方给出的答案,是“借助韩方明丰富的外交资源加速乐视全球化战略落地”。这倒不假,此前,韩博士曾凭借自己的人脉和社会地位,帮助TCL向多个中国驻外使领馆安装液晶电视、向巴黎中国文化中心捐赠大频幕电视、向布隆迪总统和尼日利亚前总统赠送TCL手机、还和TCL董事长李东生一起在人民大会堂与TCL电视合影,庆祝“TCL电视机产品连续七年上‘两会’”。顺便说一下,韩博士曾出任过TCL、中国船舶、中国国航、中国水电等企业的董事。


但我还是不满意这样的答案,几经辗转,终于看到了这样一段新闻正文——“从2006年开始,‘国际化背景’人才开始进入TCL的决策层:在资本市场、收购合并及风险管理等方面具有逾10年经验的韩方明出任TCL独立董事。”


有趣,当年TCL任用韩博士的初衷,可不是什么外交资源社会地位之类的空话,竟是“在资本市场、收购合并及风险管理等方面具有逾10年经验”。


似乎终于看出了什么端倪——这位“字镇泽,号无忌,又号坝上鞭羊子,并以韩尚义行世”的文官,可能曾有一张他不愿再向公众展示的面孔。


韩博士的“中国农业第一股”


2001年时,韩博士旗下的Dragon Delta Limited公司,以不到首次谈判三分之一的低价,接手了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港冠集团,并改名为第一龙浩农业策略控股有限公司。两年后,韩委员便在两会上提出要发展“知本农业”的新观点,一时成为热点。而在资本市场,第一龙浩亦对外宣称“中国农业第一股”。


第一龙浩的管理团队已经无法用“豪华”二字来形容,直到如今这样的创业疯潮期,也难见类似团队的出现——公司主席韩博士时任中国农科院农业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公司首席农业经济学家钱克明是前中国农科院国际合作及企业局副局长,时任中国农科院农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公司执行董事尚庆龄曾在国防科工委下属导弹基地服役20年,退伍后在中央政府任处级干部、公司独立董事马庆国时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成员,曾参与论证三峡工程、公司独立董事于恩光时任全国人大外委会委员,曾任中央政府副部长职务、公司顾问委员会主席王连铮是著名农业专家,委员还包括时任国际水稻研究所副所长王韧、“隆平高科”的董事长田际榕……后来韩博士还请来了一位大家更加熟悉的独立董事——郎咸平。


这家公司的起手牌,就是同花顺——“公司的第一个高新技农业项目就是应用于北京地区防沙治沙工程所需树苗”、“第一龙浩可望得到6亿至10亿元的防沙治沙特种树苗合约。另外,北京耗资540亿元的防沙治沙工程,公司有信心在5至10年内取得10%至20%市场份额。”


风头最劲时,甚至传出过韩博士要联手“德隆系”唐万里的消息。


然而令人预料不到的是,就是这家云集了博士、专家、专业大拿的上市公司,却在短短五年后便改旗易帜,龙首底沉。最戏剧性的场面发生在2004年11月,一家名为卓智财经的公司催要第一龙浩偿付29万元的印刷费用,竟然急得向法院提出了清算申请,一时成为笑话。


第一龙浩解释说因为管理层外出公干,没有实时处理付款。这就更令人生疑:一家市值1亿多,半年营业额4000多万,2004年上半年利润1000多万元的上市公司,怎么连印刷费都要拖欠?


韩博士的另一面:资本市场身手勇猛,经营能力不敢恭维


2005年4月时,曾经风头正劲的韩博士突然激流勇退,以1125万港元的价格出让股权,并瞬间泥牛入海,没了踪影。而在此前,2004年11月时,以韩博士为私人担保,由第一龙浩向外借贷的3000万元,以及2005年2月时公司配售集资的1350万元,均和韩博士一起没了踪影。


这还不算完,韩博士离场4个月后,第一龙浩发布公告称独立调查委员会向香港警方报案,指出第一龙浩一笔存在中国农村信用合作社的1.26亿港元存款,其实一直不存在,根本就是一个乌龙。这1.26亿元子虚乌有的存款,是由第一龙浩下属的河北坝上林木种苗公司“代收”的存款。


这个河北坝上的公司在2002年被第一龙浩收购时,便存在很多奇怪之处:比如被收购公司的实际控股方是在收购前几个月才成立的公司,而这个地处中国六大林业工程中的种苗公司开出的价格仅为1.2亿元,其中还只有3000万现金,另外都是第一龙浩不值钱的股票。再比如,这家公司70%的股权属于龙浩,而另30%是属于河北尚义县某国有林场。别忘了,韩博士出的书就名为《尚义执言》,他可是土生土长的尚义人。


除了这1.26亿不存在的存款,2005年7月时,河北坝上及另外两家公司还曾向银行提供担保,以抵押银行向“河南龙浩”提供的6300万贷款,不用说,这个河南龙浩也是韩博士的旗下产业。后来,由于河南龙浩拖欠过多,韩博士还上了河南省高院的“老赖名单”。


2005年时,《证券市场》杂志是这样评价韩博士的——“在香港资本市场,他的犀利和勇猛身手,和在学界政界的温和外形截然不同。”


比起韩博士在资本市场的勇猛身手,他的经营能力的确不敢恭维,重组成立第一龙浩仅仅4年,股价从2角多缩水至4分钱,连续3年亏损,主营业务收入从3亿元减到只有5500万元。以2002年年报为例,9月份大张旗鼓收来的林木种苗业务,只有46万元的收入入帐。整个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竟然是不停出售旗下资产。到2005年底时,公司账面只剩下10.5万元。


但即便如此,市场上吹捧第一龙浩“上边有人”的声音依然没有停过——“第一龙浩其策略伙伴包括国家级农业科研机构——中国农业科学院,国家林业局直属科研机构——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以及国家重点支援之中国治沙暨沙业学会。更令人值得憧憬的是河北省政府以高溢价行使了集团一批公司票据,持有第一龙浩14%股权,成本价两角,而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批股份之真正拥有者乃中国农业部,中国农业部最终会把庞大治沙工程注入,使其变身为中国农业部在香港的上市旗舰……”(完全是胡说八道)


不知道乐视公司是否知晓韩博士这段往事,也不知乐视是否真的看重韩博士开拓国际市场的能力,但就凭韩博士曾在资本市场纵横捭阖又全身而退的经历来看,倒和乐视的气质,有那么一点相似的。

pic